13歲男孩巨款打賞美女主播,責任究竟在誰?

一天,劉先生準備用自己微信的錢給自己手機充值時,發現微信錢包里原本有10000萬的現金,僅剩下2000元了,他記得這筆錢是前天自己剛轉進來的,是過兩天要交一筆費用的錢,自己并沒有動用過,怎么變成只剩2000了呢?劉先生驚出一身汗,他仔細一查賬單,發現原來這些錢全讓自己13歲的兒子一筆1000元的分8次打賞給了一個網絡主播了。因為這個微信號還綁定了一張信用卡,結果這張額度為20000元的信用卡也被打賞消費透支了1.7萬元。

長春的方女士也遇到了同樣的煩惱,有一天晚上方女士打開她的微信錢包時赫然發現錢包里的8000元錢不翼而飛,她趕緊查了一下,發現都是晚上被一筆一筆充了“星幣”,方女士真初不知道什么是“星幣”,后來才搞清楚,原來都是被自己13歲的兒子用來打賞給了自己喜歡的主播了,兒子打賞完還把充值信息都刪掉了。

因為兒子喜歡聽歌,方女士一般允許兒子在學習結束后聽聽歌放松一下,沒想到自己平時乖巧聽話的兒子是什么時候接觸上的網絡直播,又是什么時候偷偷把錢打賞了出去?只是覺得兒子是經常拿著自己的手機聽歌。

兒子說微信支付自己是偷看媽媽支付時早就知道的,網絡主播的平臺是同學告訴他的,自己起初也只是抱著好奇的心理進平臺看看的,看過幾次后覺得有些主播唱歌很好聽,主播經常會要求說“如果喜歡聽我的歌就給我打個賞吧!”,兒子見很多人打賞自己也就跟著打了賞,覺得打賞很有面子,當時也沒想到后果。

王先生的麻煩更是揪心,王先生患有重病,治療了幾個療程不見好家里的錢已用得差不多了,為了節省費用,他都沒有舍得住院,最近剛剛找親戚朋友四處借來10000元錢準備用來看下一個療程的病,結果兒子偷偷把他用來救命的10000元錢全部打賞給了網絡直播平臺,讓王先生即傷心又著急。

,

近兩年 , 由于網絡直播形式發展迅速,各種直播平臺日益增多,平臺的審核不嚴、加之父母沒有注意防范, 未成年人重金打賞網絡主播事件層出不窮。信息安全行業協會的數據顯示 , 每個直播平臺均有 15% 左右受眾為未成年人。據不完全統計,目前因未成年人直播打賞引發的糾紛甚至違法犯罪行為有公開報道的至少近百件。

律師表示:類似案件想討回打賞款有難度,因為舉證困難,無法僅通過打賞紀錄來證明打賞人是未成年人,但是并不代表無法追回款項,可以通過第三人的證言證詞,以及孩子自己的有條理、準確的事實經過陳述都可以作為佐證來爭取討回。

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12條規定,“十周歲直播盒子以上的未成年人是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可以進行與他的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活動;其他民事活動由他的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的同意。”

顯然上面幾位家長的孩子尚屬于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他們用父母的錢打賞女主播的行為與他的年齡、智力并不適應,且并未征得他的法定代理人(也就是父母)的同意,因此從法理上來講,這筆錢是可以通過一定途徑追回的。

二、多陪伴孩子,多關心孩子的行為和思想,可以培養孩子其他有益的興趣愛好,轉移孩子的注意力;



上一篇:

下一篇:

香港六合六合图库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