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爾金融:美元兌日元新高特朗普痛批鮑威爾

布爾金融此前報道周四亞市午盤,美元兌日元升破108關口,布爾金融爆創一周新高,市場展望備受期待的G20峰會召開,避險情緒回落。

據布爾金融報道,截至北京時間13:43(美國東部時間01:43),美元/日元漲0.31%,報108.11,早前一度觸及6月20日以來新高108.14。

同時,衡量美元兌六種貿易加權主要貨幣走勢的美元指數期貨漲0.17%,報95.89。

本周早些時候,市場對美聯儲主席鮑威爾(Jerome Powell)的激進降息預期降溫,支撐了美元。鮑威爾表示,美聯儲“不受短期政治壓力影響”,回懟了特朗普大幅降息的要求。

周三,特朗普向福克斯新聞(Fox News)表示,鮑威爾的降息工作做的“很差”,并稱應該讓歐洲央行行長德拉基(Mario Draghi)取代鮑威爾。上周,德拉基表示,如果通脹不能回升,歐元區經濟需要進一步刺激。

其他貨幣方面,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持穩,報6.8787;離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漲0.11%,報6.8799。

中國央行人民幣兌美元中間價今日報6.8778,較前一交易日的6.8701下調77個基點。

澳元/美元漲0.16%,報0.6995;新西蘭元/美元漲0.04%,報0.6681。

兩大原因使得澳元被低估
澳元兌美元2019年迄今為止下跌近1%,過去12個月累計下跌5.4%。澳大利亞聯邦銀行預計,未來18個月,澳元兌美元只能收復部分跌幅。

該行認為,澳元兌美元被低估有兩個主要原因。首先,由于澳洲經常賬戶赤字占GDP的比例已經縮小至0.6%,遠遠低于30年來的平均水平4.1%。其次,因為澳洲聯儲的大宗商品價格指數(以美元計價)處于5年來的高點。然而,澳洲和美國3個月債券息差接近歷史低點。

最近幾個季度,盡管大宗商品價格走高和經常賬戶赤字收窄提振了澳元的基本價值,但一系列因素仍在拖累澳元走低。

美聯儲的利率政策顯示,美國的借貸成本在2018年上升了1%以上,聯邦基金利率從1.5%升至2.5%,而與此同時,澳洲聯儲的現金利率保持在1.5%的穩定水平。

這種現象引發的結果是,在澳洲國債收益率下降的時候,美國的政府債券收益率在升。結果,一度有利于澳元的美國和澳洲國債息差變為負值,并在2018年1月開始有利于美元。

上述息差的走勢主要由央行的相關利率政策決定的,對國際資本流動和匯率都有重大影響。資本流動傾向于向最有利或回報提高的方向流動,較低的利率和收益率通常會促使投資者退出,并阻止他們遠離一種貨幣。利率和收益率的上升產生了相反的效果。

美聯儲降息未必能立刻提振澳元,因澳洲聯儲兩次降息預期猶存
市場預計美聯儲將在年底前實行兩次降息,但這未必會給澳元帶來寬慰,尤其是因為澳洲聯儲本月已將利率下調至1.25%的歷史新低。

金融市場相信,在不久的將來,澳洲聯儲還將進一步削減利率。周三隔夜指數掉期市場顯示,澳洲聯儲12月03日的現金利率僅為0.74%。這意味著,投資者預計2019年澳洲聯儲還會降息兩次,這比美聯儲預計的減息幅度要大。

澳洲聯儲將低于目標的通貨膨脹和經濟增長列為降息的原因,因為這兩個經濟數據都過于疲軟,無法推動CPI回升至2%-3%的目標水平。澳洲聯儲正密切關注勞動力市場,尋找下一步需要如何行動的相關線索。

澳洲聯儲主席洛威表示,就業市場對澳洲的消費者支出前景、經濟和通脹目標至關重要。澳洲聯儲也表示,要使CPI超過2%,每年工資增幅高于3%是必要的。但是,要想實現更快的工資增長,就必須降低失業率。根據澳洲聯儲的數據,該國的失業率可能在4.5%左右,最近幾個月的失業率上升了30個基點至5.2%。與此同時,澳洲房價和建筑活動繼續下滑,引發了對該行業就業的擔憂情緒。

澳元已經為市場押注澳洲聯儲降息付出代價。但這仍使美國利率政策成為一個巨大且未知的變量,可能會影響兩國債券息差。

澳大利亞聯邦銀行稱,美聯儲的政策是預測澳元匯率的一個非常重要的因素。該機構預計,隨著澳元從今年12月開始回升,到2020年底,澳元兌美元將填補其低估缺口的一半左右。

外匯策略主管理格雷斯(Richard Grace)在5月份的一份預測報告中表示,如果美聯儲為應對低通脹壓力而啟動寬松周期,美元很可能會貶值。澳元兌美元隨后將在年底走高。

上一篇:

下一篇:

香港六合六合图库平台